秋醨

(。・ω・。)ノ♡

一如既往

帕洛斯『幼体』现代向
帕洛斯个人向
是的,小生是帕吹。。。

       “哟,看见没?就是那个孩子。”
     『啊,我。』
       “听说这孩子的母亲是被强暴的啊...”
     『我知道啊。』
       “可不是,要不是发现得晚,早打掉了。”
       “作孽啊!掐死他算了。”
     『嗯,然后?』
    

    无意义的妇人——

        帕洛斯一如往常的掏出钥匙,同样的,家门
一如既往被反锁。房内传出女人歇斯底里的辱骂。
        还真是。。

        不长记性。

        花瞳的孩子只是随意的扭了扭铁丝,老旧的木门便“吱吱呀呀”呻吟起刺耳的音调。

        一如既往的,

        是迎面砸来的器皿和女人神经质的大笑。瘦弱的手臂上新添血痕。

        不想躲罢了。

        瘦弱的孩子全然好似没有痛觉一般,不顾血
肉翻出的伤口,扬起笑,花瞳的深处与往日不同
的,是一瞬的嘲讽。

        实在是……好笑极了。

       
        警局——

        “现已查明,斗殴与你无关,谢谢配合。”

        孩子笑嘻嘻的道谢,眼角像是不经意地扫过
一旁想说些什么的不良少年,对方惊恐地缩下
头,目光才算是满意地移开。

        “对了,警察叔叔,可以帮我个忙吗?”

        ……

        “调查结果出来了,你……的确是你母亲和父亲
的孩子,多年前那次强奸未遂。但你父亲祖上有
外籍血统,你的眼睛属于隔代遗传。只不过,在
你祖上年代,国外通婚被他人唾弃,这点外籍血
统被瞒了下来,所以你得直系亲属并未得知。”
       
        ——啊,这样。

        “谢谢叔叔!”

        实在是——好极了。